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正文
2017-08-07 10:52 来源:网络整理

江面成草原 多地水浮莲锁江亮污染警示牌

进入四五月份以来,我国南方多地的不少大江小河遭遇了外来水生植物水浮莲的“封锁堵截”。“草原”、“农田”、“绿地毯”,成为公众无奈地戏谑这一生态污染景象的形容词。在粤东第三大江练江的部分河段,水浮莲绵延数百米,面积超过28个标准足球场,把江面封锁得密不透风……

尽管水浮莲“疯长”的背后都有气温、降水等自然因素,但人类活动特别是工业和生活污水的任意排放造成的水质富营养化被认为是根本原因。大片的水浮莲就像是一块巨大的污染警示牌,向公众和有关部门发出明确信号:污染治理刻不容缓。

江面成“草原”

面积超28个标准足球场

四月底五月初,广东汕头潮阳区海门湾桥闸几乎成为“草原观景台”。约400米宽、500米长的练江江面上,水浮莲像从天而降的草原,把江面覆盖得密不透风,一点水面都看不到,几艘停泊的渔船如同开进了草原里。

行走在江边,空气中的臭味扑面而来。才一小会儿功夫,记者就被蚊子叮了好几个包。居住在岸边的古埕村村民姚凤妹对此苦不堪言,她说水浮莲已经疯长一周多了,现在都不敢开窗户。“一开窗,蚊子和臭味就弄得满屋子都是,快崩溃了”。

一些渔民说,练江江面上几乎年年都会长很多水浮莲,这次尤其严重。动力小的渔船在河里根本就开不动,更别说捕鱼了。“就算捞了鱼上来,你敢吃吗?下面的水黑得跟墨汁一样。”一名渔民说。

记者沿着练江驱车上溯十几公里,发现在汇入练江的小支流上,也都是满眼的水浮莲。这些小支流很多都是穿镇村而过的河涌,河水颜色发黑。在河涌的近岸,能看到不少的生活垃圾堆。

“一夜变绿”的不仅是练江。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近两个月以来,福建的汀江河、广西玉林的南流江、广东江门的锦江河等部分河段也都陆续被大面积的水浮莲“攻城略地”。

水浮莲又称水葫芦,属外来水生植物,被列入中国第一批外来入侵物种名单。专家介绍,水浮莲能在短时期内大量繁殖,1株水浮莲在90天内可繁殖25万株,能迅速覆盖在整个水面,阻碍水中其他植物进行光合作用,破坏水生生态系统,滋生蚊蝇。此外,大面积的水浮莲还堵塞河道、影响航运,死亡后沉入水底,构成对水质的二次污染。

记者采访了解到,水浮莲蔓延后极难清理。如果使用人工打捞,不仅工作烦琐,且成本很高;如使用除草剂,则污染水质。

水质富营养化是“罪魁祸首”

汕头市环保局局长黄腾远表示,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是造成此次练江水浮莲爆发的主要原因。客观上说,由于进入春夏之交,气温回升,加上近期降雨少,为水浮莲的疯长提供了外部条件。

“但是,如果没有河水富营养化给水浮莲持续提供氮、磷等营养物质,它就会被饿死。根本上说,水浮莲疯长是练江的污染导致的。”黄腾远说。

练江是粤东地区第三大河流和重要的母亲河之一。它流经揭阳普宁市和汕头潮阳、潮南两区,于汕头市潮阳区海门注入南海,干流全长71.1km。

事实上,练江的污染问题由来已久。汕头市环保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流域经济发展和人口增长,练江水质逐年恶化。由于产业结构低端化、企业“小散乱”以及规划监管薄弱等原因,练江污染治理形势十分严峻。

练江污染主要来源于工业污染、生活污染和面源污染。练江的污染问题已引起国家和广东省的高度重视。近日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广东省反馈督察情况时,对练江污染直言不讳、措辞严厉:

“汕头、揭阳两市长期以来存在等靠要思想,练江治理计划年年落空,应于2015年底建成的5座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3个污泥处置中心、3座垃圾焚烧发电厂、2座垃圾填埋场无害化改造工程等无一建成,每天约62万吨生活污水直排环境。”

必须打赢的治污硬仗

绿色的水浮莲是对黑色污染亟待治理的警示。治理江河污染,需要统筹规划、综合整治、系统实施,转变传统发展思路,这是必须为子孙后代打赢的一场江河保卫战。

以汕头市为例,针对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的问题,该市市委书记陈良贤日前带队实地坐船察看练江。“闻到的是一阵阵的恶臭,看到的是铺天盖地的水浮莲、密密麻麻的蚊子,令人痛心!”陈良贤说,要加快环保基础设施和园区建设,推进污水处理厂、垃圾处理设施、配套管网等基础设施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