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资讯>>正文
2017-08-07 11:06 来源:网络整理

从殷一民回归,看中兴手机的渠道之痛和转型之

从殷一民回归,看中兴手机的渠道之痛和转型之

  文/钉科技

  中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哪朝一直是太平盛世,但是王朝中期的贤君往往能够凭借自己所能,再显政通人和之观,故有“中兴之主”一说。《诗·大雅·烝民序》中讲到:“任贤使能,周室中兴焉。”便是讲周王室靠选拔、任用人才,重新振兴起来。

  其实中国的手机市场与历史上王朝的更迭颇为相似。国内曾有“中华酷联”的称谓,这是对当时成功的几家手机企业的统称。如今看来,这几家已经难以相提并论了。

  华为之外的几家也并非毫无机会,至少,没有谁会坐以待毙。

  10月24日,中兴内部发布正式公告,中兴通讯执行董事殷一民出任中兴终端事业部总经理,原总经理曾学忠担任执行副总裁,协助殷一民发展手机业务。而曾经的中兴手机的缔造者会是中兴的“中兴之主”吗?

  国内市场:中兴的隐痛

  1984年8月,航天系统国有军工企业691厂派出当时的技术科长侯为贵同志等人到深圳经济特区寻找合作伙伴,借助深圳经济特区开放和地缘优势“外引内联”,以求发展。1985年5月,深圳市市政府正式批准深圳中兴半导体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金280万元人民币,691厂占总股本的66%,侯为贵任总经理。

  这是中兴辉煌的开始。

  2003年6月,深圳市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2004年1月,中兴通讯完成了新一届董事会和领导班子换届。侯为贵任董事长,殷一民任总裁。这一阶段公司确定国际、手机、3G三大发展重点。在国际市场,2004年合同销售额历史性地突破10亿美元,达到16.44亿美元。

  2015年,中兴智能手机实际发货量5600万部,终端总出货量超过1亿部。从各个机构的销量统计数据看,位居全球第七。

  在美国市场,中兴卖出了1500万部的智能手机,行业第4;在亚太,中兴销量达到1100万部,同比增长了120%;在欧洲同比增长了400%;在非洲增长超过了100%;在南美增长了40%;但是在自家的大本营,也是全球增长最快智能手机市场的中国,中兴的出货量只有1500万部,甚至比不上当时的魅族。

  毫无疑问,中兴的痛点在国内。

  努比亚:不彻底的尝试

  小米杀入手机市场的时候,中兴等一众国产手机厂商正靠着运营商这棵大树,过着极为安稳的日子。运营商的补贴让中兴们得以安然度过那个时期与诺基亚、苹果等国际大厂的激烈厮杀,但带来的问题就是,这些运营商手机多数以功能机取胜,无论是硬件配置上,还是系统体验上,都无法吸引用户,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价格。

  小米破天荒的以2000元以下的价格,推出了配置出众的手机,这让小米在接下来几年以摧枯拉朽般的态势占领了中国的手机市场,同时也打开了“潘多拉之盒”。无数手机厂商前赴后继加入其中,新兴的品牌走得最快,来不及转身的,被后来者撞倒踩在脚下。

  血雨腥风之后,中华酷联土崩瓦解。华为在2013年底推出了荣耀品牌,并且保持独立运营,这是华为手机迈向互联网化的重要一步。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 中兴的子品牌nubia的发布要比荣耀还要早一年,但是中兴却没有把握好这一点,nubia直到去年才从中兴独立出来,并且成立之初就选择去走一个特色化与差异化之路——拍照,问题也恰恰出在这里。

  随着手机技术的进步,手机的成像效果已经成为厂家大力宣传的一个卖点。但是与其他功能不同,拍照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其实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很多人对于曝光,ISO等概念是极度茫然的,所以更多的用户选择去做一个小白,接受手机厂商预先设定好的设置,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iPhone的拍照界面,异常的简洁。如此一来,努比亚手机引以为傲的NeoVision 4.0就因为太过专业化的操作模式让消费者望而却步。nubia用“拍星星”作为宣传的一个卖点,也让一些消费者一头雾水。

  不仅如此,当时的nubia的宣传力度与口碑传播不足,话题度和讨论度不高,源自于拉丁文的品牌名nubia也难以让消费者一下记住且印象深刻。而nubia的价格在同时期的手机中不能够算低的,在当时做工与硬件都不算上乘的情况下,仅凭设计感与拍照功能,吸引力又能有多大呢?

  2015年nubia的全球出货量为1000万部,仅占中兴手机整体出货量的1/4,这放在互联网品牌的手机市场中,绝不能称之为亮眼。与之相对比的是,仅在2015年上半年,荣耀的全球出货量达到了2000万,销售额26亿美金,华为全部手机在上半年实现了5000万的出货量。曾经旗鼓相当的对手,已经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差异化与快速抢占市场这两种模式,无疑后者占了上风。

  渠道之痛与转型之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