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理财>>正文
2017-08-07 11:19 来源:网络整理

乐视讨债人不敢回家:怕错过拿钱机会 想找贾跃亭

多名讨债人在乐视大厦一层“坐等”,地上铺着野餐垫、瑜伽垫 供图/东方IC 

多名讨债人在乐视大厦一层“坐等”,地上铺着野餐垫、瑜伽垫 供图/东方IC 

还有讨债人搭起了帐篷 摄影/实习记者 杨思萌

还有讨债人搭起了帐篷 摄影/实习记者 杨思萌

  乐视讨债人不敢回家

  根据劳动仲裁结果 乐视本周四前不支付员工欠薪可能面临强制执行

  之前因拖欠工资而被员工申请劳动仲裁的乐视,必须在8月10日也就是本周四前支付欠薪,否则可能将面临强制执行。而在乐视大厦的大厅里,20多位乐视供应商讨债人仍在坚持,一位供应商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我们不敢回去,回去就可能错过拿到钱的机会。”

  讨债日常:乐视每天提供一顿午餐

  录着讨债人声音的喇叭放在乐视大厦一楼大厅服务台后,喇叭口朝上,正对着二楼的走廊。

  大厅服务台前,是二十来张瑜伽垫、野餐垫,两顶帐篷和二十来名讨债人。每天上午9点一直到晚7点左右,他们或者坐在小马扎上,或者躺在垫子上,实在累了就去帐篷里休息会儿。“老躺着腰疼。”讨债人涛涛说道。

  一位供应商告诉北青报记者,乐视方面现在每天给他们提供一顿免费午餐,不过饭菜“水平一般”,其他的花销要他们自理。

  这群人主要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店建和广告供应商,他们在各自的区域里负责乐视手机、电视的店面承建业务以及活动推广,他们有的是90后创业者,有的是公司负责人,之前一直通过沟通方式与乐视协商,但一直没有结果。他们6月25日开始来乐视大厦要账,在乐视网确认贾跃亭99.06%的持股被冻结后的第一天中午,他们开始采取在乐视大厦门口“静躺”的方式讨债。由开始的19家到现在的21家,“我们这群人没有退出的,会越来越多。”

  最开始,这些供应商称乐视一共欠了他们6000万元左右。一位供应商介绍说,乐视从去年11月开始欠款,今年1月,乐视方面给他们支付了不到3%的欠款,之后便再也没还过款了。之后的交涉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7月17日乐视网在北京某酒店召开了临时股东大会,大批供应商堵在乐视网股东大会门口。

  讨债人们说,目前有20家供应商联合在文件上签了名,称乐视移动总计拖欠他们款项约3330万元。这已经是他们的第8次讨债,但依然没有结果。

  “找不到贾跃亭,想找到贾的家人”

  进入8月,由于乐视方面没有任何积极性的答复,多次讨债无果后,现在的21家乐视移动讨债供应商提出了新的诉求,接受债转股、房产、地产、车、网酒网酒水、货物抵押等抵债。据悉,乐视方面已经收到了这份诉求,目前,乐视方面还欠这21家乐视移动供应商3450余万元。但据供应商说:“新出的诉求也一直没有回复,特别想找到贾跃亭。”

  而被供应商们日思夜盼的贾跃亭此刻又在哪里呢?

  7月6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贾跃亭将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退出董事会。7月7日上午贾跃亭在个人微博上公开表态,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会承担全部责任,并且会对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之后说着回国的贾跃亭至今仍在美国继续他的汽车梦,供应商和员工也表示最近都没看到贾跃亭的身影。谈及未来的计划,供应商代表叹了口气说:“找不到贾跃亭,我们想找到贾跃亭的家人。”

  “我回去了,他们肯定要来结工资”

  在这近40天的“静躺”讨债活动中,每一位讨债人的住宿、交通和饮食让他们每人的日花销几乎均超过400元,由于是暑假,住宿费还在涨,现在是300元/晚,更不用说其中的苦累和心酸也只有他们自己了解。

  大部分讨债人都是生意人,经营着各自的小公司。去年的10月份,还是乐视在加紧扩大业务的时候,他们拿到了乐视的订单。“当时是很高兴的,”筹建生态体验店时,涛涛经常跟着工人一起运材料,“嘉兴电信刚开业的时候,我跟着货车,早上8点出发,凌晨3点半左右回到杭州。”

  “他们都说我看起来老了很多,我刚来的时候他们都说我像30岁出头。”讨债人老傅说道。另一位讨债人接着说:“你看老陈这个月头发白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