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理财>>正文
2017-08-07 11:20 来源:网络整理

互金监管升级:第三方支付及网贷 可能最先纳入

原标题:互金监管升级:第三方支付及网贷可能最先纳入MPA

互金监管升级:第三方支付及网贷 可能最先纳入

徐燕燕

互联网金融监管再度升级。

央行上周末发布的《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7)》(下称《报告》)提出,探索将规模较大、具有系统重要性特征的互联网金融业务纳入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对其进行宏观审慎评估(MPA),防范系统性风险。

7月中旬召开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发出了“防风险”最强音。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会上指出,要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着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线和风险应急处置机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指出,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练就“火眼金睛”,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整治金融乱象。

“央行此次发布区域金融运行报告,提出相关要求,是对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的落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靠“打擦边球”生存的、业务不合规的机构,未来会逐渐被市场淘汰。

据业内人士分析,第三方支付及网络信贷业务近年来发展较快,因“规模较大”、“具有系统重要性特征”,或许最先纳入MPA。

  互金纳入MPA:及时且必要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而非持牌的互联网金融机构从事的也是金融业务。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央行的MPA是宏观审慎评估体系,关注影响整体金融稳定的因素。比如过去关注所谓“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就指业务规模较大、业务复杂程度较高、一旦发生风险事件,将给区域或全球金融体系带来冲击的金融机构。

在防控金融风险方面,中国央行已经明确提出探索建立“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政策框架,积极探索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政策的协调配合。

央行副行长陈雨露在今年3月举行的2017年中国金融学会学术年会暨中国金融论坛年会上表示,今后要在借鉴国际经验的基础上,统筹做好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金融基础设施和金融综合信息统计的管理工作,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央行行长助理张晓慧今年6月在《中国金融》杂志撰文中表示,条件成熟时会把更多金融活动纳入宏观审慎管理。

中国央行2009年开始系统研究宏观审慎政策框架,2011年引入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制度。此后,为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使之更有弹性、更加全面、更有效地发挥逆周期调节和防范系统性风险的作用,央行于2015年12月将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升级为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MPA从资本和杠杆、资产负债、流动性、定价行为、资产质量、跨境融资风险、信贷政策执行情况七大方面对金融机构的行为进行多维度的引导。

2016年5月起,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扩大至全国范围的金融机构和企业,对跨境融资进行逆周期调节,控制杠杆率和货币错配风险。2017年初开始提出将除贷款以外的其他各种表内的贷款以及类似于贷款的资产业务也要纳入广义信贷,并把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测算。

杨涛表示,在互联网时代,金融业务的边界变得更加模糊。一方面,某些互联网金融创新可能“聚少成多”,从规模上影响金融稳定;另一方面,有些可能规模不大,但分布在大量个体和“长尾人群”那里,“央行此次表态应该也是看到了这些新情况。”

  哪些业务可能最先纳入

按照央行的说法,未来纳入MPA的将是“规模较大”、“具有系统重要性特征”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具体会是哪些呢?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第三方支付及互联网信贷业务或将最先被纳入MPA。

我国目前的互联网金融主要业务模式有三类:

一是传统金融互联网化。比如,我国大多数银行业机构已经搭建了互联网平台,通过手机银行、网上银行、电话银行等多种途径,拓展服务空间和时间,为客户办理开户、支付、转账、理财、购买各类金融产品、咨询简单贷款等业务。除此之外,证券、保险、信托、消费金融等公司也积极尝试互联网领域的业务创新等。

一位互联网金融政策研究者对记者表示,央行所说的纳入MPA监管的也可能包括一些传统金融机构的互联网理财产品或资产管理的业务等。

二是互联网企业金融化。主要业态包括了第三方支付、P2P网络借贷、众筹融资平台及大数据征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