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物历史>>正文
2017-08-07 11:28 来源:网络整理

中国数据库40年历史:隐秘的江湖与恩怨

数据库,将计算机科学和易于人类理解认知的数据管理方式完美的衔接在了一起,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就逐渐影响并改变了世界,但在中国,数据库是怎样发端,成长并演变成今天的燎原之势,似乎从未有人进行过系统的梳理。

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执笔写下了这篇小文,资料有限,未尽之处,敬请谅解。

中国数据库40年历史:隐秘的江湖与恩怨

诞生于恢复高考之后

1978年,恢复高考以后的第一批学生,离开他们工作的农场、工厂,乃至西双版纳的热带森林,重新捡起书本,走进了大学校园。

迎接他们的老师萨师煊在黑板上写下了“数据库”三个字,这群刚刚走进校园的年轻人,望着手上油印的讲义,似乎还很难明白这是一个怎样的产物。不光是这群年轻人,彼时的中国大陆,听说过这个名词的人,也不过是极少数顶尖的计算机科学家。

中国数据库40年历史:隐秘的江湖与恩怨


中国数据库开拓者—萨师煊老师

在国际上,上个世纪50,60年代,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60年代伴随着登月工程等大型项目而生的数据库,已经从一门新兴科学,走入了国计民生领域。1961年,美国通用公司研发的第一个数据库系统DBMS诞生。1976年霍尼韦尔公司(Honeywell)开发了第一个商用关系数据库系统——Multics Relational Data Store。

就在萨师煊全面开始介绍数据库的前一年,1978年,美国的Ellison在为中央情报局做一个数据项目时候,敏锐的发现关系型数据库的商机。

几个月后,Oracle 1.0 诞生了,这个看起来只不过是个数据库玩具的产物,当时除了完成简单关系查询不能做任何事情,就是这样一个“玩具”,让Ellison从此踏进了信息管理这个巨大的蓝海产业,并在短短十几年间,成长为世界级的巨人。

1982年,萨师煊起草了国内第一个计算机专业本科“数据库系统概论”课程的教学大纲。

中国数据库的这第一批星星之火,现在大多数人已经无法通过公开渠道寻找到,但是在萨师煊的线上纪念馆里,依然会看到一些名字:王珊《数据库系统概论》作者,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阳国贵等一串国内学界泰斗,由他们编写的教材,如今依然是学习数据库的同学必看的书籍之一。

中国数据库40年历史:隐秘的江湖与恩怨

这批中国数据库的第一代学生,走入社会已是80年代初,他们将数据库广泛带入了学校,学院,以及科研机构,进而带动起了整个8、9年代初的中国数据库行业在国防,军工等领域的应用。

今天已经无从考证,但我们可以想象,中国第一枚洲际导弹,中国第一代超级计算机,中国第一个正负电子对撞机,国产歼击机,甚至国产大型驱逐舰,在八十年突飞猛进的国家科技成果进步中一定有第一代中国数据库人身影。

萨师煊是名门之后,家族名人包括民国海军司令萨镇冰等。但其一生致力于教学对于学生,亲近可爱。虽然担任了数据库领域诸多职务,然而据弟子评价,老师身无长物,生活简朴。

2010年7月11日凌晨,萨师煊在北京的医院里悄无声息的去世了。与大多数中国老科学家一样,今天的年轻人已经只能在搜索引擎上找到关于他的只言片语。

但由他引入中国的数据库行业,却星火燎原,成为时代脉搏的纪录者。

Oracle江湖

1989年某一天,台湾人冯星君兴奋不已,数月前Oracle总部决定进军中国,冯星君带着10万美金的启动资金来到中国。就在此时,他惊讶的发现中国最有价值的中文词汇:“甲骨文”居然尚未注册,商业嗅觉敏锐的他天才般的决定将Oracle的中文名称,注册为甲骨文。

这个将中国历史上最古老的文字与最先进的数据库科技连接在一起的商业创意,后来成为了无数的商业教材反复讨论的品牌案例。

从此,甲骨文这三个字,就在中国大陆上生根发芽,几乎在同一时期,中国出现了两个对于数据库强需求的行业。

上个世纪80年代末,中国的经济体量开始剧增,改革开放的脚步日益加深,信息流与资金流的以几何级的速度增长:1978年,中国电话总用户数为214万户,2003年,中国电话数达到了22562万。而银行的业务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复杂,各项业务开始迫切的需要新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