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舆论>>正文
2017-08-07 11:41 来源:网络整理

舆论聚焦网络版权保护的困境和对策

一、综述:形势严峻 整治发力

随着数字技术的迅猛发展,网络影视、音乐、文学、游戏等作品的传播渠道和范围被明显扩大,同时也更容易被大量复制和传播,导致网络侵权事件层出不穷。

2017上半年,备受舆论关注的网络版权侵权事件不少。例如,知名自媒体人六神磊磊(王晓磊)在7月19日的一场“有问”线上论坛上谈起自己被侵权的故事时,道出一肚子苦水,称自己的作品常被抄袭还难以维权。再如,7月初,知名弹幕网站a站和b站,因为“盗版”问题大量下架影视剧资源,甚至整个影视区都被撤销。而在之前,被称为“史上最大尺度反腐剧”的《人民的名义》引发全民追剧热潮,而该剧刚刚播出一半剧集,网上已经到处可见该剧的全集资源,泄露片源疑似送审样片。

针对网络版权各类法律纠纷的爆发,相关政府部门也加大了监管和整治力度。7月25日,国家版权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联合启动“剑网2017”专项行动,集中整治电商平台和app领域版权秩序,取得了良好的整治效果。再如,6月26日,中央深改组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设立杭州互联网法院的方案》,专业性网络法院的设立为网络版权保护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此同时,行业组织、互联网企业也纷纷助力,如新浪、腾讯、搜狐、优酷等18家互联网企业联合发起成立中国网络版权产业联盟,并发布了相关行业自律规范,呼吁规范网络版权内容与数据信息的使用,维护网络版权市场秩序。

二、困境:侵权隐蔽 新形态增加难度

互联网共享模式下走不出的版权困境呈现出新的特征。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通过对舆论场中多种媒介信息进行汇总,并对涉及版权保护的话题进行梳理,发现版权困境普遍被认为表现在侵权形式更加隐蔽(29.3%)、版权观念仍较淡薄(32.5%)、新载体和新形态增多(20.9%)、维权比较困难(17.3%)四个方面。

1. 侵权形式更加隐蔽

约有三成舆论观点认为,网络版权保护难度加大是因为侵权形式更加隐蔽。主要表现为:一是发布方式更隐秘。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执法监管处副调研员郑晓飞表示,现在不同于以往,以前侵权盗版网站直接显示侵权信息,如今侵权信息的发布经常会通过比较隐蔽的方式,比如通过qq群、贴吧、论坛或者微信朋友圈来发布,这对于执法人员来讲发现起来很难。二是侵权内容更隐秘。新媒体时代一些所谓原创内容,其实是对其他作品改头换面后的“洗稿”式操作模式,《人民日报》对此发表评论称,“经过改头换面、东拼西凑的各种伪原创充斥网络空间,看似丰富多彩,实则同质化泛滥,叙事重复、观点雷同,造成严重的信息污染。在各种媒介平台重复推送的,不少是碎片式的重组,让人不胜其烦”。三是侵权操作更隐蔽。《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在评论中就列举了不同的方式,如网站域名的注册在一个地方,网站的服务器却在另外一个地方,而网站运营人则在第三个地方,这些都使得侵权盗版的链条变得更加隐蔽;还有很多侵权人,专门跟执法人员打时间差和地域差,有些侵权人对上传侵权作品的时间进行把控,而选择在夜深人静只有少部分用户会关注的时候,将侵权作品上线,这些行为给执法工作带来一定的难度。

2. 版权观念仍较淡薄

据统计显示,超过三成的舆论观点认为,目前全社会保护网络版权的观念仍然淡薄是造成保护困难的原因。比如,《新闻出版报》评论称,“版权意识淡薄在互联网媒体中依然是一个普遍性问题。而无视著作权法,对知识界的损害是巨大的,对于原创者而言,是极大的不公平、不正义”。《工人日报》的调查显示,“目前,网络侵权行为的被举报率只占全国违法统计举报率的 3% 左右,新闻作品则处于网络侵权的重灾区,很多作者和读者面对侵权更是习以为常”。此外,媒体的版权意识不强也成为评论重点,如《羊城晚报》评论称,“绝大多数传统媒体对新闻作品版权保护意识淡薄,维权积极性不高。尽管也有人不断呼吁要重视内容版权,但对于许多传统媒体而言,通过网络转载可以提高其知名度,同时也为自身转载他人信息提供了便利条件,因此对网络侵权持容忍和纵容的态度”。

3. 新载体、新形态增多

随着新兴媒介平台的繁荣,传播方式日益多样化。在舆论场中,约二成观点认为,新载体、新形态的不断出现,增加了网络版权案件执法难度。据《2016年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年度报告》显示,一半的侵权纠纷案件通过网站、搜索引擎、浏览器等方式传播。通过app、电视盒子、微博微信等方式提供网络传播服务引发的侵权案件也层出不穷。腾讯研究院研究员田小军认为,网络版权侵权参与主体众多,侵权行为愈加分散,以网盘侵权为例,侵权入口、播放器、内容存储均由不同主体各自提供,按照现行著作权法律体系追责极其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