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舆论>>正文
2017-08-07 11:41 来源:网络整理

舆情监测中心

编者按:2017上半年,国内舆论生态表现出官方议程主导能力增强、舆情回应速度加快、互联网经济相关舆情增多等特征。深入分析发现,这些特征背后暗含了舆论场日益“沉默化”和“散点化”、舆情处置“愚舆论”策略泛滥、群体性风险升级等趋势。具体分析如下:

 

一、官方主导议程的背后是舆论场的“沉默化”、“散点化”

上半年的舆情事件中,官方对议程的把控体现在诸多方面:

一是主动通报日渐成为共识,尤其在江苏丰县“6•15”爆炸、云南第一监狱在押犯脱逃等突发案事件中,“倒逼”信息公开的现象已成为过去,取而代之的是官方对信息始发、追踪各环节的把控。

二是对不良舆论源头的剪除,不论互联网新法、新规的实行,还是娱乐八卦类微信公众号的批量关停、虚拟专用网络(VPN)的集中整治等,都体现了有关部门还网络空间“清朗之天”的全局部署。

三是网络评论的正能量倒灌,在一些重大会议、重大事件中,“拥护”、“支持”、“点赞”的模板式评论用语大量出现,口号式的正能量成为舆论主要观点。

总而言之,对信息源的把控、对舆论场的净化以及对舆论观点的表层引导构建了现阶段官方主导议程的“三方法”。

这种议程主导的最重要的效果之一,是官方声量的稳步提升以及公众声量的日渐降低。相关结果让政府部门在舆情事件中的把控感不断提升,但深入来看,这种把控背后还存在两重风险,即舆情显相背后隐含的不确定的沉默力量,以及大众舆论场“沉默化”、“散点化”的趋势。

换句话讲,在某一舆情事件中,也许你会看到官方发布引领舆论,网民评论一片支持,但沉默者的思维以及公众在微信群等“小圈子”里的讨论根本无从得知。如果这种现象进一步深化,舆论多样性将受到损害,试想,在“万众期待”、“全面点赞”的同质化声音中真实性有多少?公众在“散点化”舆论场中的窃窃私语又如何监管?

所以,官方在议程主导性不断提升的同时,还需要考虑可能的负面效应,即更多舆论走向沉默、隐蔽状态后社会活性的降低。

 

二、“假面性”舆情处置策略泛滥背后的“愚舆论”

各类舆情处置中,日渐出现以下几个特征,即“回应速度快了”、“解决问题慢了”、“处置态度好了”、“实质进展没了”等,有关部门在处置中仿佛戴上了“假面”,“亲舆”面孔背后隐藏了“愚舆”的策略。以山东监狱主动公开“齐州监狱服刑人员死亡事件”为例,对于信息公开,媒体、网民不吝赞美之词,树其为典范,但已过去三个多月,事件进展仍然停顿在“正依法调查”。与此类似,迟夙生律师在抚顺望花区法院被抬出法庭一事,辽宁省政法委表态已牵头成立调查组,但两个多月后的今天,调查结果仍未可知。“重拿轻放”已成为一些部门平息舆情的不二法门。

退一步讲,不排除部分舆情事件情节复杂,涉及利益关系众多,涉事部门难以快速判定孰是孰非,但类似情况的增长也让我们不得不警惕背后的“愚舆”心理。也许,对于舆情涉事单位来讲,快速回应、缓慢处置的做法既能满足《关于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工作的意见》等规定中对回应时间的要求,又能暂时稳住舆情冲击,还可以静待舆论关注度降低后悄悄公布处置结果,最大程度的减少公众二度关注。

但这种技巧实际上是对自身职责的放纵,迟早会被舆论戳穿。而且,舆论焦点的转移并不代表公众记忆的擦除,一旦二次舆情爆发,有关部门拖延的作风势必带来二轮舆论冲击。

更为关键的是,如果这种风气日盛,大家都以“愚舆论”来指导舆情处置,公众的抵制、愤怒情绪势必会日益积累,最终结果将表现为信息沟通中的对抗性、攻击性,这将对整体舆论生态造成难以逆转的伤害。

 

三、“舆论迁就”背后暗含法律示弱危机

2017上半年,一些舆论“推动”审判的案例屡屡出现。年初天津大妈“摆射击摊”被判三年半,舆情爆发后二审改判缓刑,内蒙古农民无证收玉米被判非法经营罪,后再审判处无罪等,都隐约看到舆论对实体案件的推动作用。最为典型的是山东“辱母杀人案”,2月份,当事人于欢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3月份,《南方周末》报道《刺死辱母者》引发舆论轰动,甚至激起于欢行为属“正当防卫”还是“故意伤害”的全民探讨。最终,二审于欢罪名不变,但考虑其行为的“防卫”性质,刑期改判为5年。当然,法院判决结果的改变都是依据法律规定合法作出,但从结果上看,舆论方向与审判结果却多有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