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阅读>>正文
2017-08-07 11:16 来源:网络整理

温儒敏在微时代期待深度阅读

1946年生,曾任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著有《新文学现实主义的流变》、《文学史的视野》等。

这是一个文学凋敝的时代吗?信息的获得可谓前所未有的便利,移动终端把大部分人拉到屏幕前面,似乎每个人随时随地都在阅读,此时此地,对于所有人来说,文学究竟在哪里?

2012年,著名学者、北京大学语文研究所所长温儒敏开始了一场漫长和庞大的调查——《当前社会“文学生活”调查研究》,他和五六十位老师、学生,前前后后做了数十个项目的调查,最近,这些调查报告汇集成册,正式出版。温儒敏觉得:“在今天这个社会转型的时期,了解一下当前国民阅读口味、关注点的变化,一方面关注民生,关注社会文化的变化,另一方面,也可能让文学研究出现更多的新气象。”

文学的内循环之外

和以往的研究不同,“文学生活”的调查研究,更多关注的是普通读者,这是一个文学生态中最庞大的群体,也是经常被研究者忽略的群体,温儒敏说:“文学研究通常关注的是作家、批评家、研究者本身、最多包括专业读者的反映,可以看作一种内循环。其实,数量更大的普通读者,如何接受、阅读、认可一部作品,应该也是文学研究中一个重要的指标,应该有一部分精力投放到这里,了解一下人们阅读趣味、关注点的变化。”

想要观察整个社会中人们的文学趣味的变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2012年开始,温儒敏和北京大学、山东大学五六十位师生一起,准备了五六十个调查项目,针对农民工、大学生、作家、中小学生、城市白领等不同群体,组织大范围的调查,阅读对象的调查也非常广泛,从古典名著到《知音》、《故事会》等亚文学刊物。温儒敏说:“前后用了两三年,确实很不容易。”

网络阅读成为主流

和专业领域内的研究不同,针对普通人的调查,数据并不容易获得,温儒敏说:“比如网络文学,评价很多,各种观点都有,但常人其实并不容易进入网络文学的生产机制中,要得到数据当然也就很难,所以,我们的调查中,一些学生自己成为网络写手,注册账号,在网上写小说,以此来了解阅读者真实的趣味、消费倾向等。再如农民工阅读的项目,要到工棚里做大量的基层调查,看看他们究竟如何阅读,又读些什么。有意思的是,农民工的‘文学阅读’高于国民人均读书的阅读量,但主要集中在网络文学中,占84%,纯文学包括纸质书在内的比例很少。此外,还有中学生阅读、网民阅读等。”

温儒敏表示:“整个文学阅读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网上阅读几乎是大部分阅读的主要形式,包括微信阅读。如果从阅读量上来看,今天的人们,阅读量显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但同时,能够完整地读完一本书的人少了,有深度的、个性化的阅读少了。”

大学生基本不读文学书

很难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温儒敏认为:“现在还在变化之中,还远没有到沉淀下来的时候,无法判断好坏。”

不过,仍旧有一些端倪可寻,温儒敏说:“人们的阅读量在增大,获取信息的能力在增强,但阅读的质量下降了,这带来了一些值得注意的负面影响,比如大量阅读之下,辨别信息能力的下降,比如信息爆炸的冲击下,人们的生活变得浮躁,很难获得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让自己沉淀下来,由此产生的不安全感,也同样值得注意。”

不论何时,学生总是阅读最重要的群体,关于“文学生活”的调查,自然也绕不过学生,温儒敏说:“大学生基本不读书,他们的阅读量其实很大,但大多是网上搜点儿东西来读,很快、很多,每一样都蜻蜓点水。相对来说,小学生的阅读更多一点儿,但到了初中二年级之后开始下降,原因很明显,初三要中考,高中之后要应对高考。”

阅读的口味变粗了

阅读不仅是文学阅读,但调查显示,文学依旧是阅读中重要的部分。对此,温儒敏说:“比如现在很多微信文章,都出现散文化的倾向,阅读者其实也在接触文学。而年轻人的阅读,网络文学是主流,网络文学当然也是文学。”

在温儒敏看来,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阅读量增加是毫无疑问的,但同时,国人的阅读口味也“变粗了”,何为变粗?温儒敏解释说:“更多人喜欢读流行的、刺激的作品,几乎占了主要的部分,比如说网上有一些作品,其实非常粗糙,纯粹给人带来刺激感的,但很受欢迎。”

那么,该如何改善“阅读口味”?温儒敏表示:“网络带来的变化还在进行中,还没有到沉淀下来的时候,它可能很好,但也有负面的作用,还需要在变化中继续观察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