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正文
2017-08-07 11:32 来源:网络整理

日媒看一带一路:再不参与 我们就是坐以待毙

    日本《周刊钻石》杂志社成立至今已有90多年,作为经济杂志,《周刊钻石》一直都是日本企业了解国际经济形势的窗口,也是日本经营者和公司职员都必读的杂志之一,其销售量在所有杂志中一直都名列前茅。这本权威性极强的日本经济杂志,在其7月15日刊中,用一整个特集来介绍中国经济现状。观察者网将分期译介。
    专题的第一篇文章,《周刊钻石》聚焦了“一带一路”问题。他们的记者亲赴新疆阿拉山口,感受“一带一路”提出后对当地经济的积极影响。同时,颇为担忧的指出,日本企业如果再不参与“一带一路”,那将不仅是错失良机、更是坐以待毙。观察者网编译如下:
    1
    从乌鲁木齐这个被称作世界最内陆的城市起飞,再继续往西约400公里,我们终于抵达了阿拉山口,这座位于中哈边境上的城市。
    “阿拉山口”的山口指山脉之中标高较低的地方。欧亚铁路中通往哈萨克斯坦的线路就在这里出境,中欧之间往返的货物有5-6成要经过此地,是最重要的节点。
    阿拉山口整座城市被黄土色的山峦包围。因为城市位于风口,终日都要经受干燥的山风吹袭。到了晚上10点,太阳也还没落。情况如此极端,与其说是纬度高的原因,不如说因为这里是离中国的中心北京相距遥远又层层阻隔的边境地区。
    尽管如此,阿拉山口这座城市,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提出的“一带一路”构想的代表,正在经历着急速的发展。进入2017年后,经济增长急剧加速。据当地媒体报道,今年第一季度GDP比上年同期增加54.3%。固定资产投资额也实现了倍增。
    经济增长的“起爆剂”就是综合保税区的建设。综合保税区中除了进行货物转运,还囊括加工、制造和销售等业务。
    虽然阿拉山口是铁路运输的要地,但仅靠货物过境,地方经济是不会有如此发展的。当地政府曾表示:“一带一路”畅想提出后货物量增加,希望通过建立保税区提振地方经济。
    2
    庞大的保税区内建有19条供货运列车使用的铁路支线,目前已经有纤维业和化工业的200家公司进驻。建设工程正快速进展,保税区大门从上午7点到晚上10点,不断有大货车载着工人进出。
    一名在当地贸易公司工作的20多岁男性在大学毕业后,就来到家附近的阿拉山口,开始了独自一人的生活。月薪4000元,相当于6万6千日元。上海银行业刚入职的新人大概能拿6000元左右,考虑到(阿拉山口)低廉的生活成本,这个薪资水平并不算差。
    这名男子表示“空气又好,离家又近,所以选择在阿拉山口工作。治安好也是优点之一,毕竟这里有不少警察。”
    算上同这名男子一样来自外地的人员,阿拉山口人口目前已增长至3.2万人。
    住宿、餐饮这些与贸易相关的产业也从中受益。10年前就从事餐饮业的一名女性现在月薪能达到4000元,这是5年前的2.7倍。她对记者表示:“城市不断发展,教育环境也不错,所以会继续住在这里。”
    郊外巨大的住宅小区正在建设,约有30幢住宅楼。城中也给人以到处建设的印象。
    3
    在中国最西端的边境城市阿拉山口逗留期间,记者丝毫没有感受到日本企业的存在。举目所见,只有日系品牌的汽车和一台小松的挖掘机。
    之后赴上海采访时,记者询问了当地日资企业的管理人员。从他们那里得知,对于如何活用“一带一路”构想有过具体想法的日本企业目前只有日本通运一家。
    随着采访深入,我们愈发地有一种凄凉的真实感:我们发现并没有日本公司能主动参与到“一带一路”相关产业中去。如此下去,不仅会错失商机,还会使现有的利益受损。
    而这种担忧正逐渐变成现实。日本通运是少数几家抓住“一带一路”商机的日资企业。我们将以它的业务进行说明。
    中欧间货物运输量,在2015年年换算量为200集装箱;2017年增加到1000集装箱。货主多为在重庆、武汉等中国内陆城市拥有工厂的制造商。
    阿拉山口近年GDP及集装箱过境量
    运输货物中多数是汽车零部件。铁路运输的运费是海路运输的两倍以上,价格高是因为运输时间短:铁路运输去往欧洲大约为15天;但海陆运输,算上重庆等内陆城市运往上海港的时间,一般要35-65天。按时抵达是一大优点。对于要求严守期限的工业制品而言,铁路运输是很适合的运输方式。
    但另一方面,适合用铁路从欧洲往中国运的工业制品却很少。这种来回的不平衡使得经营铁路运输的物流业者的盈亏情况不容乐观。
    不能让集装箱空着从欧洲回来。为了能在集装箱里能装点东西回来,物流公司开始在欧洲展开价格战。
    物流公司向越来越多的欧洲公司提议使用铁路运输:从汽车、家电生产商,到奶酪、葡萄酒等食品业,再到服装业(不仅有高级奢侈品牌,也有时尚轻奢品牌)。
    价格战的结果是:与中国始发的班列相比,从欧洲出发的班列运费要便宜2-3成。
    最终,凭借使用相对便宜的铁路运输,欧洲企业大大增加了对中国的商品输出。而作为“一带一路”提议方中国的企业也能输出生产过剩的钢材和水泥,获得更大利益。
    当初这些获利各方有可能到了动手干的时候还免不了犯嘀咕,但随着尝到甜头的人越来越多,横亘欧亚大陆的中欧物流的体量必将不断变大。如此一来,包括日本在内的东亚地区的路上交通节点将完全被中国掌握。
    说起“一带一路”,人们往往会以为是发生在遥远丝路上的事情,但那可是大错特错。
    4
    日本政府和执政党当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程度。
    5月14日在北京举行了“一带一路论坛”,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受邀出席。安倍晋三首相6月5日在东京都的一次演讲中也评价“一带一路”构想是:“具有把东方、西方以及中间极具多样性的地区联系起来的潜力。”
    不过,大部分人都把这看做“只是态度稍微软化的应酬话而已”(日本经济产业省干部语)。
    随着“一带一路”进展,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AIIB)则承担了资金筹措的角色。而对于要不要参加亚投行,日本政府也始终保持慎重态度。
    甚至有可能在日本还难于做出抉择的时候,美国特朗普政府闪电般做出了参加亚投行的决定——这种事不见得是完全不可能的。最近,特朗普还表示过理解“一带一路”构想。
    当日本还在中美之间权衡的时候,日本不知不觉就被抽掉了梯子。我们至少必须避免因对“一带一路”漠不关心而酿成悲剧。